元宵节:衡阳县井头镇龙灯进村组温暖送上门

2017-11-21 04:41:46 作者:陈海燕 来源:中国衡阳新闻网站

作者: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培育研究基地浙江师范大学儿童研究院副研究员 郑素华

童心是人类共同的精神故乡,是每一个人都曾经拥有或试图拥有的精神泉源。对个体而言,童心是人类种族历史演化馈赠给我们的一份丰饶的礼物,是我们从自然那里所能获取的最珍贵的人生资源。捍卫童心要使教育内容贴近儿童的经验世界。

童心是人类共同的精神故乡,是每一个人都曾经拥有或试图拥有的精神泉源。对个体而言,童心是人类种族历史演化馈赠给我们的一份丰饶的礼物,是我们从自然那里所能获取的最珍贵的人生资源,是人生之井。对人类整个社会而言,它是最珍贵的、最应值得呵护的人文资源、思想资源,是人类的精神渊薮,是最动人的人性之光,是文明之根。

童心乃“丰富的单纯”

人们通常把“童心”理解为,孩子般的心灵或儿童般的心理,其特征是纯真、直率、天真、纯洁,富有稚气,不带有杂质。很多儿童教育工作者,往往赞同此观点。

然而,这种认识将“童心”窄化了,童心不只是儿童心理的一种单一的特质,而是丰富的、多向度的,是“丰富的单纯”。童心也不只是儿童才具有,很多成人也具有童心。我国著名儿童文学家冰心便是一个极富有童心的人,她格外珍视童心,视儿童为世界上最纯真、最可爱的朋友,认为除了宇宙,最可爱的只有孩子,呼吁“万千的天使,要起来歌颂小孩子。小孩子!他细小的身躯里含着伟大的灵魂”。

童心是求真之心。人天生具有求真的追求与愿望,这既体现在成人那里,也体现在儿童那里。科学家们对宇宙、人生、社会、自然的探索是一种求真的行为,工匠们对生产规律的追求也是一种求真的行为,等等。儿童也有着与生俱来的求真冲动,有他们自己的思考与探索,不过儿童的求真动机更为单纯、直接,丝毫不顾及既有的条条框框,是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追寻,他们就是一个个小小的科学家。

童心是向善之心。儿童在很小的时候,就有朴素的善恶认知。即使是学步的幼儿,就已经知道哪些行为是值得去做的、是好的,哪些行为是不好的、不应当做的,对“说谎”“诚实”“平等”“公正”等有一定程度的认知。儿童就是一个小小的道德家,对生活中的一些伦理问题充满好奇,有时还会对一些相当深奥的伦理问题进行探索,是大多数成人甚至最具有智慧的伦理学家也难以应答的。

童心是爱美之心。儿童天生是爱美的、追求美的,儿童的世界是美的世界,儿童就是一个审美的人,他们天生具有审美需要:喜欢优美的音乐,喜欢五色斑斓的图画,喜欢充满生机勃勃的大自然。儿童最初的审美需要如秩序、规律、节奏等,有生理—生物层面上的依据。哈佛大学加登纳教授发现,在制作领域中,一个一岁的幼儿就能获得规则的节奏或制作出非常原始的绘画,虽然那也许只是胡乱的练习而不能算作品,但开始作画的笔触都是有节奏的。这使我们认识到,儿童与生俱来的这些爱好一开始便构成了一种原始的审美活动。

童心最切合教育的原初含义

既然童心源自人的本性,是如此美好,又何以需要“教”和“育”?

显然,人不可能自然地成人,从“自然的人”转变为“社会的人”,当然需要教育,问题的关键在于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教育究竟怎样切合、引导、涵养人的天性,怎样呵护最初的童心。

童心最切合教育的原初含义。教育的原初含义是“引出”,所谓“引出”就意味着,被教育者身上先天存在某种东西可以被引导、生发出来。这种东西是什么?是童心,是酷爱真理、道德与爱美的初心。因此教育绝不是单纯的“教”,而首先是一种发现、挖掘、熏陶、共鸣、引导。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认为,“教育”(Erziehung)一词是由“训育”(zucht)和“牵”(ziehen)两个词演化而来的,指的是一种情感、性格的熏陶。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中,我们往往片面强调“教化”之意,而忽视“熏陶”的含义。

教育需贴近儿童的经验世界

童心是真、善、美的幼芽,教育的核心任务便是充分引导、发展、培育这一嫩芽,使之长成参天大树。童心是最纯洁的、最丰富的、最可贵的、最丰饶的人生之源泉,教育应当充分担当起维护这一人生之源泉的责任。教育不是简单的塑造,不是粗暴的改造,而是一种人性的释放,一种使童心逐渐增值而非减损的过程。教育的最终目的是使得每个个体都是一个有着丰富心灵的、童心永驻的人,一个勇于追求真理、积极向善、热爱美好世界的人。

捍卫童心要使教育内容贴近儿童的经验世界。美国教育家杜威提出“教育即生活”,给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是,教育与生活是一体的,脱离生活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是有缺憾的教育。“教育即生活”意味着教育的内容应来自生活,不能脱离儿童的经验世界。传统以教材为中心的知识传授观,割裂了知识与经验的联系,儿童对它们是感觉不到需要和兴趣的,因为它们不是儿童活动的产物,它们超过了儿童的生活、生产与经验。与儿童相关的教育,都应当围绕着儿童的生活来组织,都应当贴近儿童的经验。

“贴近儿童的经验世界”,对教育工作者提出相应的要求。教育工作者不仅是教育者,还应是儿童世界的学习者、探索者、研究者。事实上,只有对儿童世界有深入的了解和研究,才能真正做到“儿童本位”,敬畏并欣赏儿童。一个称职的儿童教师,必然是一个最接近儿童世界、最尊重儿童、最理解并具有童心的人。

总之,童心是丰富的、活泼的、多样的,引导、涵养的方式与方法也应当是丰富的、活泼的、多样的。固守于单一的教育方式、方法,不可能给童心足够的养料,即使是再丰富的童心,也终将凋零。意大利瑞吉欧教育体系创始人罗里斯·马拉古齐说,孩子有一百种语言……童心也有一百种语言,有一百种以至无数种表达与呈现的方式。我们的教育同样应当以一百种方式呵护这极丰富、极脆弱、极美好、极富创造的人类精神胚胎。

[责任编辑:秦超]